您当前的位置: 首 页 >
索达吉堪布:由梦可以了解三大真理
作者:管理员 发表时间:2017/4/17 11:31:30

1、由梦了解万法唯心

汉地净土宗的祖师彻悟大师这样说:“诸喻之中,梦喻最切。如梦中所见山川人物、万别千差,皆不离我能梦之心,离梦心外,别无一法可得。即此可以比喻,而知现前一切万法,但唯心现也。”(他说,在一切比喻当中,梦喻最亲切。比如,梦中见到的山川人物、万别千差的景象,都不离开能梦的心,离梦心之外,得不到一尘许的法。由这个梦喻就知道现前一切万法,都只是自己的心显现的。)

这是由梦而了解到第一大真理——万法唯心自现。智慧高的人由这个启示,就恍然明白山河大地、情与无情、色声香味、亲怨恩仇、升沉苦乐,无一不是自心的显现,离开自己的心没有丝毫许的法。这样贯穿到三界六道,可以见到无一不是虚妄分别心的现象,探究它的根源就是分别心,所以说“三界无别法,唯是一心作”。往上看,声闻、缘觉、菩萨、佛,也无一不是心显现的。

2、由梦了解万法皆空

阿底峡尊者说:“梦的比喻很殊胜,通过白天对梦境中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的观察,得出其为虚假的结论,由此进一步观察,发现白天的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的显现也同样虚假不实。”这是由梦可以了解到第二大真理——万法空相。

所以这第二个妙处,就是从梦入手,展开来遍观一切有为法,可以见到万法皆空。我们想想,梦中的色声香味触法是不是“似有实无”,似乎是明明在显现,森罗万象、纵横变现,真正往里面观察,其实全然无有。所以这个梦是那么明显的说了“现即是空”、“缘起性空”的妙法,但是世上知音难遇,有耳如聋、有眼如盲,都听不懂、看不到。

其实这又是一大暴露,具慧的人抓到这个线索,一探就探到了万法一味的大空性。再往当前一看,遍天遍地都在演说“诸法如梦如幻”,正当显现的时候,就是“有即非有”,和梦没有任何差别。

这个地方的重点是“正现的时候实际是不存在的”。随便观察梦里的一个法,比如梦里出现一座山,缘聚则有、缘散则无,因缘聚合的当下现了,缘一散就了无踪影,聪明人马上就知道这是假的,没有一点实义可把捉。梦里样样是这样,醒时的显现哪样不是如此呢?醒时,我们眼睛正见色法时,一刹那就没有了,这和梦有什么差别?与此相同,耳听声音、舌尝味道、鼻辨气味、身作运动、意作思维,都是因缘聚会时的幻像,刹那就没有了,这不是如梦吗?请问,这里面有什么实义呢?能捉住一点东西吗?

这样也是由梦这一法推开来就见诸法空相。所以,梦的比喻是何等重要,它是一把钥匙,借它就可以打开真理的大门,懂得梦就懂得佛法、懂得人生、懂得轮回、懂得世俗和胜义、有法和法性。

刚才第一层讲了,要了解万法唯心,梦是最切要的比喻,因为现实生活中的现象,梦里都有对应,而且梦很明显的告诉我们,这所有的一切确实是从心自现,而不是在心外的显现。有了它,再看三界六道的大梦,只是境界更宽广、更持久、更复杂、心识更明利,但万法唯心的妙谛确实是一以贯之的。

现在这里,要体会缘起性空,这也是借助梦喻来通达。在诸佛菩萨的经论中,虽然讲到幻化九喻、幻化八喻、幻化六喻等等,但首要的比喻就是梦喻。比如鸠摩罗什大师译的《金刚经》中最后一偈有六个比喻,梦喻是第一。宁玛派全知无垢光尊者的《大圆满虚幻休息》,主题就是讲幻化八喻的修法,其中梦喻是第一个。

佛经讲了很多有为法的比喻,除了梦喻,还有乾达婆城、水月、影像、空花、绳蛇、兔角、龟毛、石女儿、二月、阳焰等等,讲这些比喻的用意何在呢?就是显示万法皆空。以一个比喻就可以表示一切缘起生的法,当体就是空的,连一微尘的实质也没有。这是告诉我们,一切有为法都不可当真,从这里观照就可以放下分别执著。在这一切比喻当中,梦喻是总的比喻。前面说过,利根者由一个梦喻就可以透入一切佛法,但是根性不利的人还不能悟入,那就再举其它种种比喻,进行多方面观察,或者某个比喻能和他相应,或者几个比喻合起来能把他点醒,但不管怎么说,这些无一不是在讲述梦的涵义。

3、由梦了解不生不灭的法性

请大家观察,梦里境界起起灭灭、人来人往、忽东忽西、时苦时乐,有生灭、有增减、有染净、有时空、有自他、有色声香味触法。现在问:这些是真的吗?其实这一切都不是真的,在梦心的角度看是有,但在真实中,确实是一点也没有。其实,真实当中,从来没有动摇过,没有生灭过。尽管在梦里千变万化,可是那个真人(比喻法性)是没有生灭的。

另一方面,这些假相在醒来时一无所有,在这时不生不灭的面目就显出来了。这里有两点:一、梦里的有为法,醒来就消失,从这一点就了知它是本来没有的,本有的法是不可能消失的;二、醒来见不生不灭,既然它露出来了,这个就是本有的无为法,而且即使在做梦时,也一样是不生不灭的,只不过当时没有觉悟到。

这就是由梦喻揭示了宇宙人生的第三大真理——诸法的法性本是不生不灭的无为法。

我们以这样的眼光来看醒梦辩论歌,就能从一个极微尘里剖出三千大千世界的经卷。这才知道在这篇道歌中演唱了无量无边的佛法。如果我们能静下心来观察体会,就知道宇宙人生的真相都在道歌里揭示无余。关键是要有“举一反十”的智慧力,那就能一通百通,万法汇归于一梦。

我们回顾醒梦十番辩论,确实处处体现了这一点。比如,“现前显现”和“现量亲见”,是讲一切醒梦显现,正显现时,一个心识上就有现前的相分和了别的见分。

又如,“自心迷现”是讲一切有为法都是从内的心识显现的。“待缘方生”是讲醒梦都是缘起生的法,由现象都是偶然性,就知道这决定不是无因生,因为如果是无因生,就可以恒时有。我们观察到显现平等是缘起生,从这里去看,醒梦的显现都是缘聚则有,缘散即无。在这上面一观察,就见到平等都是似有实无(好像是有,实际没有)。由此就知道任何有为法一定都是空相。

再下来,一切显现都是梦,梦里的山川、人物,梦里的六道,这些是假相,所以当它一消失,就显露出原本不生不灭的法性,这就是无为法。以这个原因,道歌说“此后二者融为一,一亦融入虚空里”。

大家想想,梦一醒来,假相完全消失了,只留下一个觉悟。这是比喻现前了不生不灭的无为法。幻是可以离的,非幻怎么离呢?幻是心造作的,那个不生不灭的怎么是造作的呢?这就是所谓的胜义。

再看,梦里的境界正在纷纭幻变时,一观察就知道实际是无有的,所以叫做“无而现”。另一方面,那个不生不灭的法性,一直就在那里,哪怕梦里再现多少生灭、有多少显现,它是始终没有生灭的。等到梦的迷乱一消除,本有就显现。这样去体会《辨法法性论》的有法和法性,从一个梦喻就可以深入进去,所谓的迷乱、无迷乱、轮回、涅槃、杂染、清净、转依,由此都可以得到了解。

归到心上:

第一要知道,除了心之外,不可能还有其他作者。蒙昧的人啊,这么明白的事你还不知道,天天都只是自己的心在动,除了这颗心之外,还有什么作者呢?道理是太真太平常了,自己心心念念在动,还说作者在心外。

第二要知道,既然一切唯心造,心造出来的现象会在心外吗?这也是很明白的,心怎么能造出心外的东西呢?所以都是由心自己造、自己现的。

第三要知道,这心正现的时候,它不是石头,它是明知的。这个心识既然是一种明知的体性,我们就知道它一出来就是既有相状又有了别的。没有相状,能说了别吗?想想看,没有五颜六色能说有眼识的了别吗?所以了别就是对相状了别,不是像石头那样什么不知道。再看,离开了别,能说心前有相状吗?没有了别,就是什么也不知不见,怎么会有相状呢?所以相状就是了别的相状。所以,心一起来必然是有相、有了别的。

从这点去看醒梦,都只是一个分别识,既有心识的现相、又有心识的了别,完全是平等无差别的。

第四要知道,“一切唯心造”就是说心上的缘起,在这个心里不论现什么,不论色受想行识,色声香味触法,眼耳鼻舌身意,从“它是缘起”这一点作为方便,下手去观察,就知道这些都是本来没有的空相。这也是完全平等的。凡是由心造作的有为法,在实相中如石女儿、如空中的毛发一样,完全是不存在的。梦里是这样,醒时也是这样。

第五要知道,既然这一切内外显现都是本来没有,这些所谓的生灭、来去、一多、人法、六根、六尘,此种彼种,实际中是没有的。由此就了解到这个心的实相,远离生灭、来去、一多、人法、根尘等等,它就是离戏的大空性。这也是醒梦平等的。

我们很多人就是满世界跑,住了这座寺庙又到那座寺庙,住了这座山又住那座山,外表上又是念、又是说、又是修这个修那个,又是做这种行为那种功夫,剃了头、穿了僧衣,又是敲打唱念,又是这里辨一通那里说一顿,都是要学佛修行。但是普遍的状况是,很多人都在外面找佛法,心里始终没个着落。这样流浪奔走,何时是归家的时候!

其实,佛法是原原本本现成的,佛法就在你的心里。如果有智慧的话,天天都是在佛法里,佛法就在你的心里。佛法千言万语、说东道西,其实都在你心里。

如果你能把这首道歌弄通弄透,那就能以一字法门把握关要,这个叫“一字大法门”,这一字就是“梦”。以上七穿八露地让你明白,这首道歌是这样不可思议,但归起来只有一字,舒展开,时时处处、开眼闭眼都是讲这一字法门。

你这就体会到全知麦彭仁波切的大智慧、大慈悲,给了你一个精要的法,把一切一切的佛法都融合在这首道歌中,为你作了极具窍诀性的开示。这是不是总一切法、持一切义的微妙章句呢?是不是每天都应该去体会、须臾不能离的法呢?是不是一生修行中最重要的一个法呢?(文:索达吉堪布)